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与宋徽宗齐名的明宣宗,所绘鼠石图,既有马夏之貌又有元人逸韵

发布日期:2022-10-02 10:42    点击次数:200

导语:说起艺术家皇帝,论诗词有南唐后主李煜、论书画有北宋徽宗赵佶。不过这两位都是跑偏型儿的,虽有艺术才华却荒废了主业。历史上还有一位艺术家皇帝,他的人生就一直在“道儿”上。不仅有“仁宣之治”的政治成就,其书画水平同样出类拔萃。这位皇帝就是明宣宗朱瞻基。

缔造明朝仁宣盛世的明宣宗朱瞻基在历史上却背负骂名,原因是他喜欢玩蛐蛐。

据说他为了满足自己玩蛐蛐的爱好,竟下诏让全国各地的官员为他广征蛐蛐。如此劳师动众,只为了满足朱瞻基这种有些怪异的嗜好,难怪朱瞻基会被后人贴上了昏君卡。

然而,实际上朱瞻基励精图治,知人善任。不但在军事、政治、经济上的改革得到后人的赞赏,还完善了宫廷画院的制度,推动了明朝的书画艺术发展。最有意思的是他他本人的画风,与当时宫廷画院的风格大相径庭。

朱瞻基文武兼备,且性格既严谨又洒脱,既仁厚又果决,他在万机之余,有着极为广泛丰富的嗜好,全面而高雅的艺术素养,这在自古而来的皇帝中是很少见的。

明宣宗朱瞻基是明代第五位皇帝,建元宣德,自号长春真人。虽然史书中一般介绍其为安徽凤阳县人,但其实那是他曾祖父朱元璋的出生地。实际上他生于北京的燕王府,父亲是仁宗朱高炽,母为则是张氏诚孝昭皇后。

朱高炽是朱棣的长子,但他性情温和,且体弱多病,尤其是胖到走路都费劲,特不受朱棣待见,所以一直想换掉他的太子之位。直到朱瞻基出生,朱高炽才保住了自己的太子之位。

据说在他出生前夜,朱棣做了一梦,梦中太祖朱元璋给朱棣一个大圭,让朱棣“传之子孙,永世其昌”。梦醒之后朱棣正在思索梦的寓意,感觉是一个好兆头,这时候恰巧有人来报,长子朱高炽的儿子出生。

朱棣连忙去看自己的孙子,看到孙子一团英气,长得还像自己,打心里喜欢这个应梦而生的孙子。加之,幼时的朱瞻基聪慧不凡,朱棣便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,教他如何为百姓谋福、如何获取民心、如何做一个好皇帝等等。

朱瞻基也在爷爷的培养下愈加优秀,可谓文武双全。因此,一次成祖又想换太子的时候,解缙便说:“皇长子仁孝,天下归心。”见朱棣没什么反应。就又说了句:“好圣孙。”结果朱棣直接点头称是,“太子遂定。”

所以《明史·宣宗本纪》才记载说:“仁宗为太子,失爱于成祖。其危而复安,太孙盖有力焉。”

朱瞻基也没有让朱棣失望,登上皇位后,他象祖父一样,英勇果决,豪壮敢为。不但平定了叔父朱高煦的叛乱,成功削藩,强化皇权,还扶持保护农业、整顿吏治,还确立了内阁司礼监结构的政治体制,提高了宦官的权势。

所以,尽管朱瞻基在位只有短暂的十年,但明王朝经济繁荣、财力充裕、政事清明、天下太平,进入鼎盛时期,被史学家称为“仁宣之治”“永宣盛世”。

朱瞻基不仅仅是一位成功的政治家,他还是一位优秀的画家,历代帝王中也只有宋徽宗的艺术成就能与他相比。

朱瞻基的画虽有南宋马夏的面貌,但给人的情感冲击却不是激烈的,而是含有元人的逸韵,带有文人画的清逸淡然。

无论是两宋还是元、明初的宫廷花鸟画,都是以工笔双钩为主。但宣宗的作品,却有一定的写意倾向。

如写意小品画《苦瓜鼠石图》,左侧画卷曲缠绕的苦瓜秧和劲挺一只小鼠在藤下的大石上,侧头注视着苦瓜,似有攫取之意。大石下丛生着野草。

整幅作品布局紧凑,虚实结合。用水墨粗笔点染瓜叶,淡墨虚笔写出藤条,其根梢一直曲折地向外伸展开来,填补了半幅的空间。

其画法兼用没骨和勾描,别开生面。尤其是苦瓜树枝上蔓藤曲折攀援而生,呈现如草书般的线条,竹枝及石旁杂草,也有书法表现之笔趣。这些书法线条之表现与元画重笔墨意趣之精神较为接近。

《戏猿图》,生动地描绘了猿的三口之家。朱瞻基不但将三只猿猴毛发蓬松柔软的质感表现了出来,还在耳目、手掌、脚掌上,以晕染法画龙点睛,技巧熟练独到。配景山石流水、竹丛苇草、荆棘枇杷,皆以有力的线条画出,从容不迫细心加以描绘,整个构图中正和谐,虚实相应,与宣宗雍容大度之气概,颇能呼应。

由此可见,宣宗用笔不是柔婉的,是劲爽的,象《花下耄耋图》中的假山石,《苦瓜鼠石图》中飘逸的藤蔓、《武侯高卧图》中人物的衣纹等等。

即便是在董源、黄公望笔下舒缓柔和的披麻皴,在宣宗的《戏猿图》中也成了一种爽利刚劲的味道。

《寿星图》中的用笔,则明显吸收了梁楷的减笔画法,用比较放逸的水墨写意,形象地刻画了寿星步履蹒跚、和蔼亲切的情态。

至于画竹的用笔,如果说在《一笑图》中还有当时王绂、夏昶竹的秀颀清健,《武侯高卧图》中,那秃笔饱蘸湿墨,迅疾纷披的用笔则是宣宗所独具。

此外,朱瞻基的构图基本上都如上述作品般,以一物来搭配背景,并采用马远、夏圭的边角构图。以描写近景为主,主体安排于画面中央,中、远景一概省略不画,或留白多,营造了空间的纵深感,形成鲜明的虚实对比。

但《万年松图》、《松下读书图》例外。

《万年松图》,是宣宗为其母祝寿而作,采用了当时较为流行的长篇大幅的形式。

画构图疏密有致,鳞纹斑剥的松干、俯仰交叉的松枝、锋芒四射的松针,用粗细、刚柔、浓淡不同的笔墨,既真实刻画出松树的形态和质感,又充满劲健飞动的力感。

画作中两根粗壮的主干和若干细劲的枝干交错在一起,如虬龙般盘旋屈曲。枝头一丛丛松针劲健有力,似钢针一般。松树枝干以水墨渲染,松针染以淡淡花青,画松树用沉稳的线条钩括皴鳞。

尤其是,画面的枝干用笔粗犷豪放,有高伟凌云之势,松针则细腻严整,并以花青渲染,显出宣宗富于疏放和谨细结合的绘画风格。

《松下读书图》目前所知传世最早的折扇绘画作品。因绘制在折扇之上,所以朱瞻基采用了放射形构图。

画面景物不做水平基线安排,作品中以松树为代表的主要景物都与扇面的上下弧线保持垂直关系,树干与人物以十字交叉的形式出现在画面的中心位置,不仅充分体现出作品的主题思想,同时也使作品在构图上达到和谐、完美的境界。

结语:

明朝的皇帝大部分都很有特色,比如大杀功臣的明太祖朱元璋、夺了侄子皇位的明成祖朱棣、喜欢斗蛐蛐的明宣宗朱瞻基、用情至深的明孝宗朱祐樘和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。

其中明宣宗朱瞻基,虽有点小嗜好,可瑕不掩瑜。以他年号为代表的明代宣德瓷器至今依然在市面上价值最高,他的画作也只有宋徽宗赵佶可与之比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