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蔡洁: 我人生最重要的十年在广州度过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2:30    点击次数:84

曾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,最近成为《法证先锋5》新版“铁三角”之一,明年还有多部重头港剧等待播出

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胡广欣实习生黄俊颖

港剧《法证先锋》系列自2006年首播,欧阳震华、林文龙、蒙嘉慧、黎耀祥、张可颐等人都曾出演。最近,《法证先锋5》在优酷和翡翠台播出,法证、法医、警察这组“铁三角”再次聚首破奇案,只是演员换成了黄宗泽、袁伟豪和蔡洁。对港剧观众而言,黄宗泽和袁伟豪自然是熟面孔,蔡洁却颇有新鲜感。她在剧中饰演冷静机警的法医范佩清,对职业女性角色的拿捏颇为到位。

蔡洁在广东湛江度过童年,中学就读于华师附中番禺分校,高中就读于广东省实验中学,大学考入“211”院校——暨南大学导演系,读完本科后到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攻读硕士——她就是许多家长眼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,她参选了“墨尔本华裔小姐竞选”,囊括冠军及最上镜小姐等七个奖项。2014年毕业后,她到香港成为了一名演员。

进入影视圈后,蔡洁的起点同样不低。她凭借电影处女作《人间·小团圆》获得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“最佳新演员”提名,此后数年在《反贪风暴2》《杀破狼·贪狼》等电影中有出彩的表现。这几年,蔡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电视剧领域,《飞虎之雷霆极战》的电脑高手毛逸敏、《法证先锋5》的法医范佩清都让观众眼前一亮。明年观众还会在两部TVB重头剧——《香港人在北京》和《一舞倾城》中见到蔡洁。

蔡洁如何看待演员这份职业?在广州这座城市留下了什么回忆?导演系出身的她,个人导演作品筹备得如何?最近,蔡洁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看《法证先锋》长大,此次为演法医学缝针

羊城晚报:《法证先锋》系列是个深入人心的大IP,如今成为“铁三角”的一员,是否感受到压力?

蔡洁:《法证先锋》是许多80后、90后的集体回忆,我自己也是从小看到大。我很喜欢第三部里张可颐演的法医。如今能够参演第五部,而且也是演法医,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梦幻的事情。这个角色不好演,一方面她是一名专业人士,因为查案见过很多大场面,平时给人的感觉比较冷静;另一方面,她在剧中面临很多情感问题,要如何拿捏好这个角色的情感起伏,有一定难度。我希望自己能够把握好这个角色,在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。

羊城晚报:第一次演法医,为这个角色作了什么准备?

蔡洁:进组的时间比较紧张,所以一收到通知就要马上做功课。我买了很多跟法医相关的书来看,还买了一些可以拆解的人体模型。剧中我有一些用手术刀的镜头,所以请教了身边的医生朋友。他们教我如何拿刀、如何缝针等。那段时间我特别熟悉人体结构,如果有谁不小心受了点小伤,我其实可以帮忙处理。

羊城晚报:范佩清有很重的感情戏,她与法证部的余星柏(黄宗泽饰)有着深厚的友谊,与医生秦克男(洪永城饰)有爱情线;她的好友、邻居以及她本人都曾卷入案件。要如何处理这些不好演的感情戏?

蔡洁: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如何表现范佩清与不同对手之间的感情。后来我在称呼上作了一些设计,比如余星柏是我的好朋友,我就会直呼他全名;秦克男是我的官配CP,我会叫他“克男”,不带姓。把范佩清的每一段关系都演出区别,难度是比较大的,我在拍摄过程中也不断调整,很感谢团队和对手的帮助,最后的效果我是挺满意的。

羊城晚报:在《法证先锋5》中再次跟黄宗泽合作,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趣事?

蔡洁:进入TVB之后一直有机会和他合作,加上我们正在拍的电影(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电影版),已经合作六次了。他经常请大家吃东西,所以跟他合作很容易长胖,哈哈。他特别喜欢下厨,我们常常吃到他自己做的东西。

《法证先锋5》里的范佩清和余星柏是好朋友。拍摄时,我们会把平时相处的氛围带到剧里,打打闹闹,开开玩笑,让两个人的互动更生活化一点。

羊城晚报:跟剧中“官配CP”洪永城的合作感觉怎么样?

蔡洁:我跟洪永城认识了很久,一直只是点头之交,没有合作过。但我们都很喜欢手表,又有共同的朋友,这两年慢慢熟悉起来了。这几年,看着他的事业和家庭都进入了新的阶段,大家都替他开心。最近他进军幕后做监制,拍《法证先锋5》的时候也当上了爸爸,感觉他变得越来越暖男了。

因为热爱《卫斯理》,曾经想报读考古系

羊城晚报:你的中学和大学都在广州读的,对这座城市有什么印象?

蔡洁:太想念广州了!我从初中到大学毕业都在这里生活,可以说人生最重要的十年都在广州度过。现在家人和朋友也都在广州,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回来。我的好姐妹几乎全都当妈妈了,但每次我回来,她们都会“抛弃”家庭出来跟我聚会。我也很想念华附、省实和暨大,但因为时间原因经常参加不了同学聚会,挺遗憾的。

羊城晚报:谈谈你读书时的故事吧。当时就对表演感兴趣吗?

蔡洁:我有一个认识超过20年的好朋友刘雨菲,她是2011年“美在花城”的冠军。初中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上台唱歌,很好玩。到了高中,我加入了话剧社,自己写剧本、做导演、当演员,但那时候从没想过未来的自己会做现在这份工作。

羊城晚报:大学的时候为何报考暨南大学导演系?

蔡洁:这与我的父亲有关。我本来想考中山大学考古系的,因为当时特别爱看《卫斯理》系列,觉得探险和考古特别帅。现在回头想,当时还真的完全没考虑过就业呢(笑)。但在高三上学期,父亲告诉我暨南大学将招收第一届导演系学生,他问我“你那么喜欢看电影,不如试试看?”我喜欢这个专业,也想留在广州读大学,那就试一试,很幸运考上了。

羊城晚报:如果当年考了中大考古系,你觉得自己的人生会发生什么改变?

蔡洁:估计兜兜转转还是会进入影视行业。我想读考古系不过是出于对冒险小说的沉迷,我一直以来真正想做的其实是“讲故事”这件事。很感谢父亲当时鼓励我,我觉得报考暨大导演系是我前20年的人生中最值得尝试的一件事。

羊城晚报:大学时光最难忘的是什么?

蔡洁:体验了很多不同的事情。我其实没有经常待在学校,反而花了很多时间跟朋友出去玩、谈恋爱、看电影,尽情地体验着人生。最棒的是,因为读的是自己喜欢的专业,所以连做作业都是幸福的,每次拍摄期末作品都玩得很开心。

羊城晚报:你从初中、高中到大学都在名校就读。这段经历给你带来了什么?

蔡洁:我觉得还是“体验”二字。学校除了教授知识之外,还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去接触其他领域。我可以组乐队、排练话剧、到图书馆看书,身边的同学也非常有想法。成为一名演员之后,我发现对角色的把握其实关乎演员对人生的感受和体验,所以学生时期的经历其实给我带来很多帮助。如果我的学校是那种“死读书”型的,我今天不会有那么强的想象力,甚至不会有勇气踏出舒适圈,成为一名演员。

误打误撞成为演员,“这个职业让我找回自己”

羊城晚报:在导演系就读的时候,对自己未来的职业有想象和规划吗?

蔡洁:完全没有。这一行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,跟其他专业不一样,甚至都没法在招聘会上找到合适的岗位。我当时完全没有头绪该以什么方式进入这个行业,所以选择先去澳大利亚读书,开阔自己的眼界。也是在误打误撞之下,我参加了墨尔本华裔小姐选美。我实在不是一个会做计划的人,做过的计划就没几个是能够实现的,一直以来都是走一步算一步的状态。

羊城晚报:你说过自己在入行前挺内向的,为什么会报名参加选美?

蔡洁:当时在国外参加这些社区活动,出发点只是想多认识一些朋友。我先参加了一个TVB的歌唱比赛,有人提议我和另一个朋友可以去试试选美,但那个朋友最后放弃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参赛。我当时也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,没刻意减肥、也没苦练什么才艺。反而因为状态轻松,带来了不错的结果。选美结束后,我决定先完成学业。毕业后再到了香港,加入一家影视公司,同时做着幕前和幕后的工作。

羊城晚报:你在入行初期以拍电影为主,刚出道就与曾志伟、古天乐等前辈合作,会感到紧张吗?

蔡洁:一定会的,怕自己说错话、做错事,怕NG。而且当时对行业不熟悉,在拍摄之外还要做很多准备:学会如何读剧本、跟你的对手沟通、跟各部门沟通……虽然我读的也是与影视相关的专业,但工作之后才发现,实际情况与课本有很大的不同。

羊城晚报:拍了这么多年戏,哪一次经历让你印象最深刻?

蔡洁:应该是跟古天乐合作的《杀破狼·贪狼》。我的角色很阴暗,还要被虐待。拍完这部戏之后,有一段时间我都处于情绪比较低落的状态。其实作息日夜颠倒、睡眠不足、受伤等是演员的常态,对我来说不算什么,但这个角色给我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。不过我很享受每一次拍摄过程,演员这个职业给了我很多体验生活的机会和理由,让我的人生充满挑战性。

羊城晚报:身边人怎么看待你成为一名演员这件事?

蔡洁:他们发现了原来演员真不是一个舒服的工作。有个朋友曾经陪我在片场拍了一个通宵,她当时说,最大的感受就是太累了。有一段时间他们会替我不值,觉得我可以选择更舒适的生活。但当我拍了越来越多的戏、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之后,他们也会替我感到骄傲。朋友和家人就是这样,他们会担心你工作太辛苦,也会由衷为你的成绩而感到高兴。

羊城晚报:演员这份职业有改变你的性格吗?

蔡洁:我觉得当演员没有改变我,反而让我更好地做回自己。当演员需要经常审视自己:你在想什么?你处在一个什么状态?这个职业让我更加了解自己。

享受分享和表达,导演处女作希望到湛江取景

羊城晚报:你以前为杂志写过专栏,前两年出了一本短篇小说《梦的转场机器》,现在是一名演员,又计划着当导演。文字、影像和表演,在你运用这三种表达方式时,你的状态和侧重点会有不同吗?

蔡洁:我觉得共同点都在于分享一个故事。专栏的内容是采访不同的嘉宾,问出他的故事;小说写的是我天马行空的想象,而且因为成本比较低,我可以比较任性地写;电视和电影则是团队作业,成本高、传播渠道广,如果自己做得不好,会影响很多人。因此,对现在的我来说,做演员是压力和责任最大的,也是我花费最多精力的。

羊城晚报:你希望继续当演员还是进入幕后?

蔡洁: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,其实都是在分享和表达,这就是我喜欢的事情。当然,我很希望有一天能够当导演,这个工作一直都在筹备中。我们那一届的导演系有20来个人,如今真正在行业当中的可能只剩下我了。虽然大家不在这一行,但心里都有个电影梦。他们喜欢听我讲行业内的事,也会鼓励我坚持下去。我很想拍一部自己的戏,如果这件事真的做成了,也算是实现了我们班的心愿吧。

羊城晚报:你希望自己的第一部导演作品是什么题材?

蔡洁:其实我已经写了一个故事,关于两个女孩在读书时发生了一些事,多年后要重新面对的故事。我希望能够尽快实现拍摄,而且我很希望能够回到家乡湛江去拍这个故事,那里很符合我对这个故事的想象,而且湛江是一个很有风情的地方。

羊城晚报:目前在事业上有什么目标?

蔡洁:首先当然是多挣点钱,孝敬父母,其次,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希望自己能够好好抓住。就像之前说的,我不是一个习惯订计划的人,而且这个行业不宜想太多,不然期望越大、失望越大。我仍然会走一步算一步,但在可以看见的范围内,每一步都会尽全力走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