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一回归就飙到9.7,这综艺杀疯了

发布日期:2022-07-10 12:12    点击次数:200

最近流行“怀旧”。

甜心教主炸裂回归,周杰伦演唱会线上重映。

还有一些经典港乐、经典影视剧,纷纷重回大众视线,谁看了不说一句“爷青回”呢?

内娱这边大搞文艺复兴,港圈那边也没闲着。

最近,TVB也有一部主打“情怀”的神综回归。

开播一周,豆瓣评分9.7,今年最高分综艺非它莫属——

《寻人记II》

寻人记,顾名思义,这是一个找人的节目。

找什么人呢?

八九十年代新闻节目里的主人公。

跨越了30多年,他们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?

在第一季里,节目组带我们探访了36年前会考失利的校草、30年前参加婚恋节目的新婚夫妻、以及亲身经历互联网时代大潮的电脑王子等等。

这些小人物的变化,在某种程度上也在见证着香港三十多年来的变迁。

到了第二季,导演再次将镜头对准了他所钟爱的“人间百态”。

第一个主角,安仔。

安仔全名梁安国,人称“元祖级投诉王”。

香港人对安仔特别熟悉,早在1982年,他就在新闻栏目里火了一把。

当年他上过一档叫做《新闻透视》大的节目,爆料了一家非法诈骗公司。

他看到报纸上的广告去应聘工作,可对方却要他交200块的培训费。

精明的安仔深知没有“贴钱返工”这么一说。

所以,他拒绝了掏钱,还把对方给曝光了,最终这家公司被绳之以法。

几年后他又被一档新闻节目报道。

因为当时香港的烧腊店流行一种“买烧肉搭烧骨”的促销活动。

听着很合算,但问题也在这儿,烧骨明显比烧肉重,很多店送烧骨的时候会减少烧肉的重量。

安仔清楚商家的“小心思”,所以买肉坚持不要骨头。

可没想到,诉求被一家烧肉店的店员搪塞过去。

于是,安仔每天打电话进行投诉,直到这家店彻底倒闭。

有人说他活得斤斤计较,但他不管那些,他只认定一个死理——

不想让那些奸商赚钱。

他家里有个称,从外面买回来的东西都得从这个称上过一遍。

如果缺斤少两,安仔就会找商家讨要说法,如果商家不解决,安仔就是老方法:

找相关部门进行投诉,直到还他一个公道为止。

除了“斤斤计较”,他还有点“古怪”。

他任何时候都穿西装打领带,即使自己在家,也是如此。

他还是个批发型“购物狂”,家里堆满了他的囤货。

肥皂几十块一起买;

冲水喝的橙粉,至少12罐起步;

连复活蛋也是成箱成箱的买……

他的想法也很简单,多买划算啊,这是在用最少的钱买最多的东西,一点都不吃亏。

安仔的“怪”,精准戳到了大家的好奇心。

所以,有不少观众致电,想要节目组去采访安仔,看看他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。

《寻人记》节目组前往安仔所在的区域打听,跟其他大海捞针式找人不同,在这里,只要提起安仔,就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一晃40年过去,安仔变得苍老了许多,头发掉了不少,脸上也布满皱纹。

但他的穿着习惯没有变,笔挺的西装打着鲜艳的领带,很是体面。

购物狂的属性也没有变。

如今安仔搬到了哥哥的村屋,收藏空间加大,囤货力度也跟着升级。

收音机60台、冰箱10台、还有冰箱里塞满的各种高档海货,开个店都足够了。

和四十年前一样,如果商家骗了安仔,安仔仍会一个电话打到相关部门进行投诉。

此外,安仔还会操心身边的事,有人在码头违规泊车,有人乱扔垃圾,他都会投诉。

时间长了,他成了那一片的“投诉王”,相关部门也不敢坐视不管,因为他们知道安仔会死磕到底。

安仔这种“爱投诉”的特质,得到了非常两极化的口碑。

有的人觉得他太神经质,斤斤计较就算了,还害得有些商家做不成生意。

有的人觉得他是这片的“平民英雄”,因为安仔的存在,让周围的秩序和环境变得越来越好。

其实不止外人,连他的家人也是这么说他:

“又可怜又可恨,他两极的,没有中间。”

而安仔之所以成为这样的人,其实和他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。

儿时一场重病让他患上小儿麻痹以及心理疾病。

再加上走路高低脚问题,上学时他经常被同学们嘲笑、欺负。

年纪小的安仔,力量薄弱,只能忍。

长大后的安仔,遇见不公的事,就绝不退让。

长期的自卑和敏感让他逐渐养成了看似斤斤计较的性格。

但究其内心,他只是不想被人看不起,不想被人再欺负。

安仔像个“刺头”一样活了十几年,这一切都源于儿时被人嘲笑的阴影。

或许,他从来不想当一个“名人”。

他拼命地武装自己,保护自己,不过是想当一个不受人歧视的“普通人”。

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童年可能需要一生去治愈。

和安仔一样,《寻人记》的第二位主人公也有一个不幸的童年。

他叫志文,1988年,读小学五年级的他曾接受过《星期日档案》的采访。

志文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婚,志文就跟着哥哥、父亲一起生活。

父亲经常不着家,志文的晚餐基本就是一碗泡面。

吃完泡面他也不会回家,因为回家会被哥哥打,但在外“流浪”也不太平,他会被小混混打。

后来他被送进了少儿托管所。

在那里,有朋友陪他玩,中午还管饭。

30年过去了,那个小孩还好吗?

节目组开始了寻人模式,经过层层筛查,终于在一家面店找到了志文。

志文成了一家面店师傅,节目组问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份职业。

他说:“因为省钱,还包两餐伙食。”

如今的志文,依然在为小时候的安全感买单。

志文说他至今都记得父亲喝醉酒骂他们的样子,但长大后又无法真正责怪父亲,因为他知道工作辛苦,爸爸也不易。

体会到了苦,也享受过短暂的甜,志文面对不愿提及的过往,反而释怀了。

或许,那一碗碗热汤面,让他找到了心灵的归宿。

2022年上半年还没过完,但《寻人记》似乎已经成为本年度最高分节目。

一个“寻”字可以揭开一个人的大半生,或是惊险、或是惋惜、或是唏嘘。

但它折射的却是人生百态。

这也是这个节目受欢迎的原因,有情怀,有温度,有诚意。

希望这档综艺能一直拍下去,小妹相信它绝不会烂尾。